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867章 不受重视的巴祖卡火箭筒

作品:红色莫斯科|作者:涂抹记忆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1-07 03:05:03|下载:红色莫斯科TXT下载
  干掉了敌人的突击炮,击退了德军的进攻,这样的好消息,自然需要立即向上级报告。瓦西里一回到自己的指挥所,就给别尔金打去了电话,向他汇报刚取得的战果。

  虽说火箭筒准备部队的时间不短了,但由于从来没有经过实战,具体的效果如何,别尔金还是心中没底。一听到参谋长万尼亚说瓦西里打电话来了,他接过话筒时心(情qíng)还特别紧张:“大尉同志,你那里的(情qíng)况怎么样,击退德军的进攻了吗?”

  “是的,团长同志。”瓦西里兴奋地说:“这帮进攻的德国人都是胆小鬼,他们的突击炮刚被我们干掉,就吓得调头逃了回去。”

  “什么,敌人被你们击退了?”听到瓦西里说敌人已经被击退了,别尔金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(情qíng),心说这未免太快了点吧,前后不超过二十分钟,而且也没听到那个方向传来什么枪声和爆炸声,居然就把敌人击退了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:“大尉同志,这也太快了点吧。从我给你下命令,才过去了多少时间。”

  “团长同志,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击退敌人的进攻。”瓦西里如实地说道:“其实还是反坦克排装备的火箭筒发挥了作用,轻松地击毁了敌人的突击炮。敌人的步兵看到突击炮被我们摧毁了,吓得调头就逃跑了。”

  得知是火箭筒在战斗中立了功,别尔金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大尉同志,你们干掉了敌人多少辆突击炮,又使用了几发火箭弹,命中率有多高?”

  听完别尔金一连串的问题,瓦西里字斟句酌地说:“团长同志,由于我们的反坦克手前出阵地前的弹坑里,距离敌人的突击炮八十米左右开的火,命中率为百分之百。也就是说,击毁敌人的五辆突击炮,我们只用了五发火箭弹。”

  “反坦克手有伤亡吗?”

  “没有,反坦克手没有任何伤亡。”瓦西里听出别尔金的话外之意,连忙补充说:“他们所携带的五具火箭筒,都已经安全地带回来了。”

  “嗯嗯,都带回来就好。”别尔金之所以如此紧张这些火箭筒,是担心万一被德军缴获,以德军的仿制和生产能力,要不了两个月就能大量装备部队,到时苏军的坦克就会面临灭顶之灾,因此在某些事(情qíng)上,不得不格外谨慎。他最后问了一句:“大尉同志,我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,你们用的是国产火箭筒,还是美国的巴祖卡火箭筒?”

  “美国的巴祖卡火箭筒太笨重,使用时还需要进行组装,战士们都不(爱ài)用。我们使用的都是国产的火箭筒。”瓦西里在电话里报告说:“团长同志,您想必也知道,国产的火箭筒是师长设计的,战士们对师长有信心,对他所设计的武器,自然更加有信心。”

  瓦西里对索科夫的崇拜之语,让别尔金感到微微脸红。就在瓦西里的电话打来之前,他的心里还在怀疑自己的搭档,觉得他设计的武器不太保险。但如今的事实证明,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,索科夫所设计的武器,对付敌人的突击炮和坦克是非常有效果的。

  看到别尔金放下电话,参谋长万尼亚好奇地问:“团长同志,师长设计的火箭筒,对付敌人的坦克,就真的这么有效?”

  “是的,参谋长同志。”别尔金望着万尼亚,表(情qíng)凝重地说:“我们和师长相处的时间不短了,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他所设计的武器,有哪样是不好用的?别说火箭筒,就连我们前段时间打得敌人鬼哭狼嚎的新式火箭弹,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,若是师长多发明点这样的武器,并尽快列装全军,我想进攻斯大林格勒的敌人,恐怕早就被我们打败了。”【… (爱ài)奇文学.iqiwx. @…免费阅读】

  万尼亚等别尔金说完后,头深深地低了下去,红着脸向别尔金道歉说:“对不起,团长同志,是我错了。作为师长的老部下,我不应该对他的能力,和他所设计的武器产生任何的怀疑。我以后一定不再犯类似的错误。”

  别尔金冲万尼亚摆摆手,说道:“此事到此为止,不用再提了。我要立即打电话向师长报告这里的战果,你和柳德尼科夫上校联系一下,把击退敌人进攻的消息通知他。”

  接通马马耶夫岗的电话后,别尔金深吸一口气,对接电话的通讯兵说:“我是别尔金,请帮我转师长。”

  很快,听筒里就传来了索科夫的声音:“政委同志,预备团的同志正在陆续渡河,桥梁刚架好,也不知是否结实,所以部队过河的速度很慢,您可能需要多等一阵子了。”

  “不是的,米沙,你搞错了。我给你打电话,不是询问增援部队什么时候赶到,而是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别尔金有些迟疑地说:“在不久前,为了击退德军突击炮的进攻,我没有和你打招呼,就命令一营使用了火箭筒。”

  别看缩编团装备了火箭筒,但从进驻街垒厂开始,索科夫就一直不让他们使用,他是担心过早地暴露了这种装备,以后要对付敌人的坦克,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等到库尔斯克会战时再用,到时自己的部队准备几百具火箭弹,就算对上德军的钢铁洪流也不怕,照样把它们打成一堆堆燃烧的废铁。

  此刻既然别尔金说到已经使用过火箭筒,索科夫心里虽说觉得有些不舒服,但他也不能批评别尔金,毕竟他这么做,也是为了打败德军的进攻。如果真的让德国人占领了街垒厂,那么缩编团拥有再多的先进武器,也是没有任何用处。

  索科夫沉默了一阵后,对着话筒说:“政委同志,不知火箭筒在战场上的威力如何?”

  “不错,相当不错。”一听索科夫问起火箭筒的威力,别尔金就显得格外激动:“一营长瓦西里大尉在接到我的命令后,就立即命令反坦克排前出到阵地前的弹坑里,并在距离敌人坦克八十米的地方开火。五发五中,把五辆德军的突击炮全干掉了,随车进攻的德军步兵,见自己失去了依托,吓得调头就逃了回去。”

  索科夫没想到首次使用火箭筒,居然取得了这样好的战果,真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。一旁的西多林也听到了别尔金的声音,便凑近话筒问:“别尔金团长,我想问问,你们使用的火箭筒,是美国盟友援助的那种巴祖卡火箭筒,还是师长设计的火箭筒?”

  这个问题不光西多林想知道答案,索科夫同样想知道答案,他连忙屏住呼吸,像一个等待老师宣布成绩的学生一般,紧张地等着听筒里传出的声音。

  过了片刻,别尔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:“这还用说么,自然是师长设计的火箭筒。这种火箭筒在八十米范围内,攻击目标基本可以做到百发百中。”

  “那美国的巴祖卡火箭筒呢?”索科夫想到前几天,随着押送火箭筒的部队一通到来的几名美军教官,曾经认真而耐心地教授自己的战士如何使用火箭筒。因此他特别关心这种火箭筒在战场上的表现:“对付德军坦克或突击炮的效果怎么样?”

  “这个还不太清楚。”别尔金听到索科夫的问题,有些为难地说:“战士们反应美国的巴祖卡火箭筒太笨重,而是使用时还必须进行组装。再加上,那些美国人的俄语有很重的口音,我们参与培训的战士,有很多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……”

  刚开始听到别尔金所说的理由,索科夫还觉得有些牵强,心里在考虑,假如雅科夫问起此事,自己该如何答复他。等听到后面的部分,索科夫立即想到合适的理由,要知道,很多来自中亚的战士,连俄语都听不明白,美国人所说的那种带口音的俄语,战士们听不懂,那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等索科夫结束和别尔金的通话,放下话筒时,西多林迫不及待地问:“师长同志,假如上级追问我们为什么不使用巴祖卡火箭筒,我们该如何回答呢?总不能说因为战士们嫌弃火箭筒太笨重,使用不方便,因此不愿意使用吧?”

  “参谋长同志,我觉得你进入了一种误区,为什么我们就必须使用美国人的火箭筒,而不用自己国产的、更好使用的火箭筒呢?”索科夫板着脸说:“如果战士们都觉得不好的武器,还强行让他们使用的话,那就是对他们的不负责,不知会有多少战士,因为这样的错误命令,而白白断送自己的(性xìng)命。明白吗?”

  “师长同志,您说得有道理。”西多林等索科夫说完后,苦着脸反问道:“但假如集团军司令部追问此事,我们该如何答复呢?”

  对于西多林的这个问题,索科夫只用几秒钟时间,就想出了理想的答案:“如果上级追问此事,我觉得也很好办。你就向上级汇报,如果同一支部队里,装备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坦克武器,将会让以后的补给变得更加困难。如果有必要的话,可以把这批美国援助的火箭筒,都给其他的部队装备。反正美国教官还没有离开,可以让他们直接过去向战士们传授火箭筒的使用方法。”

  “师长的这个办法不错。”索科夫的话刚说完,伊万诺夫就予以了附和:“与其把这批笨重,又不好用的火箭筒闲置在我们师里,倒不如由集团军司令部出面,把这些武器分配给其他的部队。这么一来,不光我们的麻烦解决了,而且那些得到火箭筒的部队,没准还会感激我们的慷慨呢。”

  “没错,正是这样的。”见伊万诺夫猜出了自己的心事,索科夫笑着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我这就给司令员同志打电话,请他把我们师里的火箭筒,都分配给有需要的部队。”

  崔可夫接到索科夫的电话,听完他的汇报后,固然为缩编团打退德军的进攻消息开心,但也为如何分配索科夫愿意叫出来的巴祖卡火箭筒而犯愁。他无法及时地做出答复,迟疑了许久,对着话筒说:“索科夫上校,这事让我先考虑一下,等有了结果,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崔可夫放下电话,就问正在记录战果的克雷洛夫:“参谋长同志,刚刚索科夫上校给我打电话,说他准备将上级配发给他们的巴祖卡火箭筒上缴,让我们根据战场的实际(情qíng)况,分配给有需要的部队。你说说,我们该分配给谁?”

  克雷洛夫对巴祖卡火箭筒的(情qíng)况,多少了解一下,不过他还是不太相信这种武器能成为德军坦克的克星。因此在听完崔可夫的问题后,不以为然地说:“司令员同志,请恕我直言,要熟悉这样的武器,可能需要一段时间。如今各师都和敌人打得不可开交,哪里能抽出人手,花费时间来学习这种武器的使用呢?”

  “参谋长同志,话不能这么说。”崔可夫一想到街垒厂里的缩编团,用五发火箭弹就干掉了德军的五辆突击炮,心中就格外激动:“今天缩编团就用火箭筒摧毁了敌人五辆突击炮,成功地粉碎了敌人的进攻。假如别的地方也能装备这种武器,势必能提高我军的反坦克能力。你也知道,敌人离开了飞机、坦克和大炮的支援,要想冲进我军的阵地,那是非常困难的。因此,我打算把索科夫上缴的火箭筒,分配给一支有需要的部队。”

  “司令员同志,我不明白。”崔可夫和索科夫通话时,克雷洛夫一直在和前沿的指挥员通话,因此并不了解两人的通话内容。他不解地问:“如果索科夫上校把火箭筒都上缴了,那他的部队用什么来对付德军的坦克呢?”

  “参谋长同志,您没有听清楚我的话。”崔可夫有些哭笑不得地说:“索科夫上校交给我们的火箭筒,是美国援助的巴祖卡火箭筒。而他们自己所使用的,则是索科夫设计的国产火箭筒,据说这种火箭筒更轻巧,威力更加强大,深受战士们的喜(爱ài)。因此,美国的巴祖卡火箭筒在缩编团里,就成为了无人问津的武器,这就是索科夫上校愿意主动上缴的原因。”